AG亚游集团APP > 教育新闻 >
南京课后延时服务全面升级,孩子放学了你还没下班

2019年春季新学期开始,南京市“弹性离校”课后延时服务全面升级,全市118所小学将在延时托管的基础上,率先试点开展体育课、科技课等课后活动。 据了解,南京2017年开始在所有公办、民办小学实行“弹性离校”制度,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照顾服务。以往参加“弹性离校”的学生在校主要是写作业和阅读。服务升级后,学校还将结合学生需要和校方实际,将“弹性离校”逐步增设为延时托管和课后活动。在课后活动设置方面,将试点开设德育、体育、艺术、科技、劳动、健康教育等各类社团、兴趣小组和专题教育课后活动。学生可自主选择其中之一,亦或两者皆可选择。 根据相关要求,选择参与课后活动的学生,每周一般不少于两次,每次不少于40分钟。课后活动结束后,有托管需求的学生可申请延时托管,托管服务结束时间为18:00. 据悉,2019年,南京市将通过政府财政经费投入与家庭合理分担相结合的方式,保障学校开展课后活动与延时托管所需经费投入。值得注意的是,将继续对参与课后活动和延时托管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全免费。南京市教育局负责人表示,目前,南京市尚未出台课后服务收费政策,各区各校不得对课后活动与延时托管收费。同时,严禁学校对课内时间组织开展的各类社团、兴趣小组活动违规“搭车”收费。

南京9.6万小学生享受课后延时服务

时间:2017-04-15 10:08:51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浏览次数:我来说两句()***字号:TT***

孩子下午三点半放学了,父母却还在上班,谁去接?谁来管?

扬子晚报讯2019年伊始,南京教育部门就为全市小学生家长送上“大礼包”。据最新消息,从2019年开始,以集中写作业、看课外书为主的“弹性离校”将被逐步刷新,南京今春将推进小学生“弹性离校”服务内容再拓展,在组织开展兴趣小组和社团活动上下功夫。

延长托管时间、安排专人照管学生自习……近日,江苏省南京市政府公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小学“弹性离校”工作指导意见》,提出从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南京市所有小学实行“弹性离校”制度。

近年来,小学生放学无人接管的“三点半”难题困扰着不少家长和老师。

记者了解到,南京接受“弹性离校”服务学生到2018年秋季已达9.6万人,增幅超过60%。近日,教育部再次为南京小学“弹性离校”点赞。据2018年12月20日《教育部简报》披露,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南京小学“弹性离校”综合满意率达95.7%。

作为2017年南京市政府要办好的35件民生实事之一,弹性离校旨在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在校延时照顾,缓解孩子接送难题。文件一经公布,不少家长纷纷点赞。更有专家指出,可以利用孩子放学后的在校时间开辟第二课堂,提升学生素养。究竟弹性离校有哪些好处?又该如何提升其“附加值”?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今年两会“部长通道”上接受采访时就表示, “三点半”现象成为年轻父母和整个社会关注的难题,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国教育发展特定阶段的一个产物。

据介绍,2018年南京实施“弹性离校”,充分考虑家庭需求差异,提高课后服务品质。在服务时间上,把家长接学生时间从下午五点半统一延长至六点,对因特殊情况不能按时接走的提供延伸性服务;在管理手段上,南京开发试用“弹性离校”智能管理服务平台,让服务更精细化。“按当地一般社会托管成本每月600元来计算,市区政府两年内为群众节省家庭支出超过9亿元,这是实实在在的民生实事。”知名新闻评论员、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邱建新为记者算了一笔账。

破解孩子接送难题

“对于这个问题教育部历来高度重视,去年2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通知,一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陈部长还指出,有25个省份已经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份实际的政策措施,经过这一年多的实践,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

“新的一年,南京将推出‘弹性离校’升级版,进一步丰富小学‘弹性离校’服务内容、提升服务质量,更好地为家长解决‘孩子放学哪里去’的难题。”市教育局副局长张利明介绍,从2019年春季学期开始,南京将支持鼓励各小学进一步丰富“弹性离校”服务内容。

“孩子4点下课,但我和他爸爸6点才下班。”在南京市琅琊路小学门口,三年级学生家长王红梅无奈地说,“大多数时候是孩子一个人回家,我们既怕他跑出去玩不回家,又担心他路上出危险。”

那么,为破解这一难题,各地都做了哪些探索?有哪些好的经验呢?中教君整理了一些地方的探索,供大家参考。

“这些活动包括开展科技、体育、艺术、劳动、少先队等社团、兴趣小组活动;开展群众性校园体育锻炼和竞赛活动;开展校园劳动实践;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科技活动月、读书周、艺术节、校园吉尼斯、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等专题教育活动;组织开展‘空中课堂’等活动。”据张利明介绍,江苏省和南京市科协都表示,将为学校丰富弹性离校活动内容积极提供免费的资源支持,有关工作从新学期开始先从四城区展开试点。为保证服务质量,全市将分步推广,从2019年春季学期试点学校数不少于小学总数的30%,逐步推进到2020年春季学期,全市所有小学100%按要求组织实施。

孩子放学早,家长下班迟,是许多家长面临的尴尬。不过这一难题即将得到解决。2月6日,南京市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小学“弹性离校”工作指导意见》,规定全市所有小学施行“弹性离校”,所有正常放学后按时离校有困难的小学生,由家长依照学校相关规定自愿提出书面申请,经学校批准后均可延时离校。残障学生、留守儿童、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及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应由学校优先安排课后托管。

看各地咋解决“三点半”难题!

据了解,“弹性离校”自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实施,全市所有小学冬季上学时间段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为17点,非冬季上学时间段原则上为18点,具体时间由各区确定。“弹性离校”期间,学校提供延时照顾服务,合理安排专人照管学生自行复习、写作业、预习和课外阅读等,通过调整小学生每日作息时间,缓解学生家长接送难问题。

北京

人性化管理更需制度保障

政府购买服务

“弹性离校”并不是一个新鲜词,全国不少学校搞过类似的改革,但大都无疾而终。“有些家长担心学校借此补课收费,而且孩子在校的安全也是大问题。”学生家长周厚德说,缺少制度设计,学校自发的改革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每年投入资金用于中小学生课外活动

现在,这些问题正慢慢得到解决。在南京市政府公布的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弹性离校”面向所有有需求的学生家庭,以家长自愿报名、学生自主参加为前提,严禁以任何方式强制或变相强制学生参加。学生参与“弹性离校”期间一律实行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收取费用,严禁“搭车”搞有偿服务。且学校“弹性离校”工作实行校长负责制,以确保学生安全。

从2014年1月开始,北京市推出全市中小学生课外活动计划,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每年投入5亿元用于中小学生课外体育、文艺、科普社团活动。根据这项计划,各中小学放学后的3点半至5点这段时间,都会安排课外活动,而费用由财政部门按照城区学生生均400元、远郊区县学生生均500元给予补贴。

“人性化的管理更需要制度保障。”南京市教育局局长孙百军告诉记者,3年前,南京市就开始了弹性离校的试点工作,年均为1万名学生提供延时托管服务,鉴于试点效果良好,今年全市推广。“除了对补课、办班等有偿服务施以禁令,市级财政还将投入不少于1500万元用于奖补各区开展‘弹性离校’。以政府兜底的办法,为学生和家长带去实惠。”

事实上,北京多区都推出切实可行的举措来破解“三点半”难题。

开辟提升素质的“第二课堂”

西城区教委于2014年推出“城宫计划”,将校外教育资源引入校内,让学生在校内、在课后就能参与艺术、科技、体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实践等方面的活动。朝阳区依托朝阳区社区青少年教育培训中心,充分协调整合社会教育培训资源,为学校课后活动提供“精彩三点半快乐音体美”富有特色的兴趣班。

“为小学生提供延时照顾服务,不仅在于缓解部分学生家长接孩子难的问题,更有利于学生的发展。”南京晓庄学院教授袁宗金认为,学校可以利用现有的设施,组织学生开展兴趣小组活动。“如果能够将‘离校前’的时间利用好,这对学生的个性发展是裨益良多的。”

近日,大兴区首推“课后延时服务”。今年春季新学期,大兴区在公办学校一至四年级学生和幼儿园在园幼儿中开展。为不能按时被家长接走的低龄儿童给予免费的集中看护,看护时间直至晚上6点半。

“施行弹性离校,学校承担了更多的教育责任。一般收入家庭的孩子,也有机会在学校接受素质提升教育。”南京大学教授余秀兰告诉记者,施行弹性离校政策,能够缓解因家庭经济状况不同而产生的教育不均等现象。“学校可以利用这部分时间开辟公益性的‘第二课堂’,让平民子弟也能享有素质拓展教育,这对促进教育公平有所裨益。”

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不同班级的学生将组成规模不超过20人的“临时班”,由两名教师管理。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教师会将学生聚拢到固定场所,带领学生看书、完成作业。家长采取随来随接的方式,在六点半前将孩子接走。

“如果仅依靠校内老师,一方面人员有限,另一方面也会加重教师的负担。”袁宗金建议,可以将退休教师、师范院校学生、志愿者、校外特色专业老师作为补充师资引入学校,让整个社会参与到这个“第二课堂”中。

据了解,“课后延时服务”始终坚持家长自愿、学生自愿、服务教师自愿的原则,不教授新知识、新技能。对于参与“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教师,大兴区政府将通过区财政对其给予一定数量的经济补贴。

上海

超过九成公办小学开设晚托服务

据新华社报道,目前93%以上的上海公办小学都为确有需求的学生开设了晚托服务,包括“快乐30分”拓展活动和校内看护两项内容。

举个例子,位于上海宝山区的宝林路第三小学,2017年2月,该校开始开设下午3点半至5点的晚托服务。

在下午3点半至4点的“快乐30分”拓展活动环节,学校结合校本特色课程,开设出“陶艺坊”“布艺坊”“弹拨乐坊”等近20个学生喜爱的“创娃坊”,配备专业老师,由学生自主选择,全校走班参与。

下午4点到5点,则是专为减轻部分接送确有困难家庭压力开设的“紧相随看护”公益服务时间,学校为留下的约60个孩子开放“小眼睛书吧”“朗读亭”“安全教室”等创智体验区,并留下6位教职工负责学生点名、指导、接送联络等,确保看护工作的安全。

图片 1

广州

校内托管形式多样

引入培训机构为学生开办兴趣课程

为解决“三点半”难题,广州做出了哪些探索?

越秀区是广州市最早开展校内托管试点的区。试点学校托管形式多样,有的让学生在班级读书,老师看管辅导;有的开设各种兴趣班,免费教孩子各种体艺项目;有的将体育俱乐部引入校内,收取一定费用,让学生免除到外面上培训班的奔波。除特殊培训项目外,大部分学校表明,课后托管服务不向家长收费,而由财政资金补贴,标准为每生每天2元。

今年,越秀区将在全区54所公办小学全面开展下午课后托管,实现全区公办小学校内托管全覆盖。

在天河区,2017年初,龙洞小学率先试点推行“430素质营”项目,引入持有民办学校资格证的校外培训机构,利用放学时间进学校有偿为学生开办兴趣课程,并开展托管服务。该项目每节课1.5小时,每类课程1-2节/周,每个班人数控制在25人左右,根据不同的课程,每学期收费750-1485元不等。

除了参加素质营实现托管,龙洞小学还开设了由本校老师负责的免费托管服务。

南京

实行“弹性离校”制度

“互联网+”技术促进政策升级

2017年2月20日起,南京市所有公办、民办小学开始实行“弹性离校”制度,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服务。“弹性离校”制度实行后,冬季上学时间段的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为17点,非冬季上学时间段的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为18点。

托管期间,学校安排专人照管学生自行学习和课外阅读,并确保学生安全,由市级专项奖补经费为该制度“买单”。

今年政策又有新变化。从2018年新学期起,南京各校托管结束时间原则上全年统一为18点,为更多的家庭提供便利。

为使得“弹性离校”服务更精准,更人性化,南京市玄武区教育局于2017年5月份开始,开发了“弹性离校”管理模块,2017年9月开始在四所小学进行试点。引入智能管理模块之后,学校可以通过该平台,方便地进行弹性离校学生报名的汇总、统计、分班、值班安排、值班题型、移动端点名等工作。

该管理平台还为每个参与弹性离校的孩子配备了专门的二维码,学生扫二维码进班,家长扫二维码接离确认,一方面减轻了弹性离校值班教师的工作压力,另一方面也确保了安全问题。孩子放学、进入托管班、托管班结束,家长都可以在移动端收到通知,及时了解孩子的状态,解决家长对孩子安全的关切。

图片 2

成都

与社区合作办“四点半学校”

在管理不能立即回家的学生方面,成都的做法是借助社区教育资源。

从2012年起,成都市青羊区社区教育学院开始尝试与社区合办公益性质的托管班,在府南街道石人北路社区开办了“四点半学校”,为学生放学后提供绿色安全的学习场所,从资金方面首先保证了“四点半学校”的运作;2013年起,又在部分精品社区教育工作站设立了“四点半学校”和暑期青少年社区课堂。

2014年4月,成都市教育局下发了《关于鼓励开展小学生放学后“托管”服务的通知》,将青羊区“四点半学校”的经验向全市推广。

在此基础上,2014年,青羊区委、区政府还提出了在全区试点并推广建设“社区少年宫”,着力解决部分小学生放学后无人照看、安全存在隐患等事关群众的切身问题。

“社区少年宫”采用市场机制,通过公开比选的形式,引入第三方专业服务机构,按照非营利和学生自愿原则,将无偿服务与低偿服务结合起来,与有意向自愿参加课后托管的家长签订协议书,并根据学生和家长需求共同完成工作方案。场地和设施由区域内小学及社区活动中心免费提供。

青岛

托管由家委会主导学校配合

2015年,青岛市教育局下发通知,市内三区小学生学校托管工作采取“学校家委会主导、学校参与配合”的模式。由各小学家长委员会负责对托管工作具体组织实施,各学校负责提供托管场所、设施及必要的支持配合。

学校托管对象为市内三区确有困难需要托管的一、二年级小学生(如放学后无人照顾、父母下班较晚等),原则上每周一至周五(寒、暑假及法定节假日除外)学校下午放学后。具体时间安排由各学校和家委会协商确定。

每学期初,由家长向本校家长委员会提出托管申请,家委会审核申请并与家长签订《托管协议》,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和责任分工。可采取合班的方式,组织各年级托管学生到教室、操场等场所进行集中自主学习、游戏、体育活动,或开放图书馆、阅览室等专用教室供学生读书、阅览和自主学习。

图片 3

重庆

部分区县尝试政府买单开展课外服务

将课后服务与家校共育有机结合

从去年开始,重庆市渝北区、南岸区等部分中小学开展了小学生放学后的课后服务试点。其中,渝北区在全区15所学校开展试点工作,为此,去年该区财政投入3000多万元,共有25164名学生自愿参加了课后服务,参加人数达到了87.26%。

依据各自的实际情况,不同学校也因地制宜地开展了课外服务。

龙山小学副校长罗美莉称,该校在每天下午放学后推出了三项活动:老师监管下的学生自习、学校组织开展的各类社团活动,以及与重庆市少年宫联合举办的少年宫兴趣活动。其中,前两项由区财政买单,免费向学生提供,后者由学生自愿参加。

空港新城小学则将课后服务与家校共育有机结合,由家长们轮值担任教师,并开设了警察、护士、医生等几十节与家长职业相关的课程,为孩子们讲授各行各业的工作特点,拓展孩子们的眼界。

宁波

建立全国第一所“四点钟学校”

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市建立起了全国第一所“四点钟学校”。

在宁波,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区,纷纷根据当地特色,开展了“四点钟学校”“城市学校少年宫”“农村少年宫”等多种破解“三点半难题”的探索实践。

宁波市教育局还打造了智慧教育“空中课堂”,推出一系列公益的网络直播和点播课程,广大学生在教室和家里就可以学习和观看。

图片 4

破解“三点半”难题,听听他们怎样说!

保证正规的课后托管,让学生们各取所需

“就课后托管内容而言,每个家庭和学生的需求是不一样的。”重庆市教科员初教所所长康世刚分析,“三点半”之后,有的需求是能够按质按量按时完成作业,不必再占用晚上的时间;有的需求则是进行美术、音乐、舞蹈等艺术素养的启蒙与培育;有的则是要踢球锻炼身体等,不一而足。

所以,解决“三点半”问题,保证有正规的课后托管是第一步,然后是能够让学生们各取所需,才是更彻底的供给侧增量服务。

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的实际需求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表示,解决好“三点半”问题,一是要落实学校自主权,让学校自己决定怎么做,用多种方式满足家长的实际需求;二是要解放思想,创新经费使用方式,激励学校把为家长分忧的课后服务做好。

图片 5

“三点半”难题不能全靠学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三点半”后的学生看护问题不能完全依赖学校,家长和社会也必须承担起一部分责任。“之所以有很多人倾向于学校看护,是由于他们在观念上进入一个误区,认为孩子只能在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空间里生活。”

他认为,处在小学生阶段的孩子对外界事物最为敏感,需要机会去感受自然、接触社会。对于必须由学校进行看护的低学段儿童,可以在课后时段内由学校开设特色课程,引导孩子亲近自然,了解社会。而年龄较长的小学生就应该放手让孩子自主行动,选择参与甚至设计自己的活动,要给孩子更多的信任、时间、空间。

同时,储朝晖也指出,学校对学生在校期间有看护的责任,但不能损失学校的教学功能,尤其是不能在难以保障教师备课、休息的情况下,延长学校对学生的看护时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