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APP > 教育新闻 >
别人刷的礼物比我多,创业路上的那些坑

导语:别人刷的礼物比我多,小学生又“作什么妖“,网友:家长真够拼的

在微信朋友圈,每个人可能都遇到过好友“晒”出的投票链接,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不过,大家不了解的是,这种微信投票背后,还有一条灰色利益链。

(原标题:【记者调查】幼儿园微信选萌宝 引家长掏钱刷票)

创业就像升级打怪,充满了各种挫折和困难,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抗过去了,就是新的一片天地,抗不过去,就。。。挂了。

现在不论从事什么行业的人几乎人手都有一个智能手机,微信号也更是上到老人、下到孩童都在玩,真的是方便了我们的生活,同时丰富了我们的生活。而玩微信的人现在似乎都接受到过为别人点赞换取好礼等等链接推送,这不各种网络评比也风靡了微信。什么幼儿园宝宝评选、选美评选等等,形式真的多种多样。这不也有学校进行书法比赛,而开通了网上评选的方式,其目的都是好的,希望能让学生、家长活跃起来。而事物有好处就会有坏处。

不知从何时开始,各种各样的拉票活动成为微信朋友圈一大景观。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微信朋友圈拉票活动如此火热,其背后又存在怎样的问题?

中安在线 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11月20日,有幼儿家长向本网记者反映,孩子所在的幼儿园正在微信上举办最萌宝贝评选活动,看似简单的一个投票,却存在花钱增票等行为,给孩子和家长带来很多困扰。

我是007-2629魔术师阿木。

图片 1

朋友圈里拉票最多的是类似“萌娃评选”或才艺比拼的活动。评选最萌宝宝之类活动的主办方多是幼儿园、托儿所等,才艺比赛类活动的主办方大都是社会上的一些才艺培训机构。

记者调查发现,该评选活动存在花高价买礼物可获增票选项,购买礼物的金额上限为60多万元。目前,该活动已被教育主管部门紧急叫停。

我们的工作一共分为两个板块,第一是本地的青少年魔术教学,第二是全国魔法学院加盟

小学生书法比赛点赞、刷礼物,比赛评奖方式:按点赞数排名。而买礼物就能获取点赞数:刷一个火箭需要“300”元却能换来1300个赞,在活动链接之处有着明显的活动声明:活动以友好、和谐、丰富国学文化生活为宗旨。礼品价值有限,请不要恶习攀比,恶意竞争。该学校的相关人员接受采访表示:这个是我们学校举办的一个书法比赛活动,我们是和一个传媒公司一起搞的这个活动。

对于此类活动,有些家长多有微辞。有的家长对记者说,“主办方打着活动的旗号开展微信投票,参与者为了获得最终的胜利也‘废寝忘食’地动用身边一切人际关系进行大规模投票,其背后却是商家扩大影响力的一种营销手段”。

爆料家长:评选萌宝却让家长花钱增票惹人疑

上次写了加盟路上遇到的问题。这次写一下最近在本地教学方面刚刚掉进去的坑,写出来,提醒大家。

图片 2

在北京一家媒体工作的张女士说,“看到朋友圈里亲戚或同事给孩子投票的链接,她一般都不想去点开。一些直接投票的还好,有的还需要注册,很麻烦”。

曝料人反映,近日,他的孩子所在的幼儿园正在举办最萌宝贝评选活动。该活动从11月16号开始,一直持续到22号,为期一周。

前几天微信有一个人加我,说他们是传媒公司,在做一款投票的活动。投票活动大家应该都接触过,大多是以孩子为主,我们的微信经常会收到这样的信息,大家给我的孩子投票。谢谢了。。。之类。这个投票活动的一二三等奖是平板电脑,智能手表,VR眼镜,参与奖是文具盒,所有奖品都是传媒公司提供,我们只需要提供学员的照片,宣传资料和学校的宣传资料就好。作为一名持续创业者,我当然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继续追问,那你们做这个事情的赢利点在哪?传媒公司回答是,我们是网络公司,要的是点击率。这个回答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作为我来说我接受了,因为很多网站要的都是点击率,点击率上去了再接商家的广告才能收到好的价钱。这是个双赢的活动。传媒公司赚了点击率,我们赚了曝光率,家长们赚了礼品和炫娃的心情。这哪是双赢,这是三赢。

该传媒公司说是一个公益活动和我们学校合作,传媒公司会给学生提供相应的奖品,并且会给我们做免费的微信推文,活动不收取费用,一分钱都不收取,所以我们就做了。但是我们不知道他这个里面有链接的送礼物这样换取点赞数量的事,真的存在刷礼物的情况的话,弄得我们这活动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过,当自己的孩子参加这些投票项目时,一些家长的态度则显然不同。

由于是带班老师要求配合的,加上孩子们积极性很高,所以家长们对此还是很热情的,纷纷在亲戚朋友中转发拉票。曝料人说,但是这几天,他的孩子却经常在家里发牢骚说,某某家亲戚送了一个城堡得了两千票,我家为什么没有礼物。

图片 3

图片 4

王先生在北京一家律所工作,他的孩子前不久参加了一个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举办的“明星评选”活动。比赛分为选手报名、初选以及决赛三部分。参与活动前,家长要给孩子拍一段才艺展示的视频交给活动举办方。活动举办方将选手的作品推送到该机构的官方微信平台进行投票,获胜的选手可以在文艺汇演的舞台上一展才艺。

家长感到奇怪,小小投票重在参与,但不知为何在孩子们心中会产生攀比炫富的情绪。小范围内的园内评选掺杂了强烈的商业因素,评选变成炫富,在孩子们心中变了味儿,周围家长都在讨论这个事情。

当我兴奋的说服了自己并将事情通知了团队之后,我们就兴高采烈的踏入了对方的全套。

所以我们在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就马上叫停了,不会让办下去了。市教育局工作人员接受电话采访表示:现在这种方式、这种东西,还真的不好界定,但是现在这种微信上这些评选活动,现在主要没出台这方面的相关政策,所以导致这个界限很模糊,买礼物就能获取点赞,我个人觉得是有违背公平的,所以我们并不倡议。

转发投票链接后,王先生在朋友圈里发了感谢的文字,“谢谢各位亲朋好友抬爱,让孩子第一次体验到了互联网的力量”。

记者调查:花500元可得2000票 有家长买了114个礼物

整理完资料发给了传媒公司。一天后,礼品寄往我们公司,很有诚意。链接也随后做好,很精美。我们就发给了所有报名的同学(45人),家长参与度很高,于是大家就愉快的转发了。

但是,在大家都看得见发在朋友圈里的投票链接,背后又有怎样的市场呢?其实,在微信朋友圈投票活动背后,活跃着不少专门从事投票、拉票的公司。

当日下午4时许,记者登录该投票页面发现,有31个孩子报名参加了评选活动,而曝料人反映的这个链接只是其中的一组。

第二天,接到家长投诉,投票右下角有一个礼物功能,是可以花钱买礼物的。比如最低1元钱4点,最高500元2000点。这是我们突然明白了什么,刘润老师说过,每件事情背后必有其商业逻辑。传媒公司想赚的不是点击率,而是这个刷礼物的钱。再换位思考,这个事情也没毛病,还是那句老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刷礼物是自愿的。但是为了避嫌,我们还是下发了一条通知。

在网购平台上搜索“朋友圈投票”,立刻出现多家店铺。其中一家店铺的首页写着“专业策划、制作投票活动”。一家投票工作室的店铺介绍称:投票功能为“普通投票+送礼物投票(花钱买票)”,可以公众号回复“编号”自动投票;礼物兑换票数可以后台设置;用户自己设定礼物样式、图标、名称、金额等;可以多公众号关注,后台可开启送礼物功能,礼物单独使用认证服务号接口;每日每人给每个人投多少票,可设置;每日每人能投多少票,可后台设置;每个人总共可投多少票,可设置;排行榜数量可设置。

点击进入送礼物的页面中,可以看到汽车(1点)、飞机(10点)、游轮(50点)、火箭(100点)、黄金飞车(200点)等虚拟礼物,最贵的礼物是梦幻城堡(500点)。一个点价值一元钱对应3票,而且买的点数越多,票数会相应优惠多送。假如花500元给孩子送一个梦幻城堡,可以增加2000张票数。

大多数的家长都是发朋友圈号召大家投票,最多的有5千多票,这里面有两个土豪玩家,人家乐意给孩子刷礼物,最后给孩子刷了几万票。这个事情如果就这样到最后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毛病,可是投票公司到最后出了一个损招。

像这样的产业链服务,存在着很多可疑的地方。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后台有人在操作,影响最后的结果。不得不说,像这样网络服务真的没有易赛API接口真实有效。毕竟,易赛API接口是服务于生活充值缴方面计算机技术,需要商家自己根据南宁易赛提供的接口文档,进行计算语言的编写和运行。所以说,刚才说到的哪些通过认证服务号接口、公众号关注等这些方式,容易出现造假行为。所以,还是要易赛API接口作为彼此间沟通桥梁更好。

截至发稿时,11月22日下午,记者再次点击榜单选项发现,得票最高的孩子已经达到10611票。票数第二的孩子的照片下方,可以清楚地看到孩子的票数为9000多票,礼物为114件,从下方的礼物列表中可以一目了然看到谁送了什么礼物。

本来投票截止到第五天晚上8点。我也没当回事,本来也是个娱乐,我们也不赚钱,就是为了赚个曝光率。可是8点刚过就接到家长的电话,态度及其生气,大吼了一通我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家长本来很开心的参与这个活动。前两名都在争夺第一,大量的刷礼品。一个家长在请朋友吃饭,就让朋友给孩子投票,大家都很热情的花钱买礼物给孩子刷票,另一个也是紧追不舍,你争我夺。当时间倒计时到0.00也就是8点整的时候,请吃饭大家帮忙的那个选手得了第一名,皆大欢喜。可是突然,系统再次倒计时5分钟。第二名突然大量的礼物涌入。(事后分析可能是传媒公司故意为之)逼迫第一名再次刷入礼物,从心理学来说。我前面已经花了这么多钱拿了第一,现在如果被人比下去,那不是前面的钱白花了?但是内心是极度不爽的。 前面花钱我们愿意,后面花钱我们是被逼的。。。。。最后结果是,第一名稳固了位置,却又搭进了几千块钱。心情极度恼火。而他们心里知道自己被耍了。但是所有的怒火只有我们来承担。

此外,在许多店铺的介绍资料中可以看出,这些专营“投票”业务的店铺多要求通过微信交流。而且,他们有专业的“投手”团队进行人工投票,需要提供投票网址和活动相关要求,测试后才能给出报价。如有限制地区或者系统限定速度,还需要提前告知。就价格来说,一般0.2元一票,每单200票起售,如果需要快速冲票,则加价到0.35元一票。交易可以通过微信转账或支付宝转账。

记者对比发现,排名第二的孩子收到礼物最多,有114件礼物。

图片 5

据了解,除了专业“投手”投票,他们提供活动策划、设计投票等服务。此外,还有一些公司设计了专业App下单投票。在应用商店中搜索下载了一款APP后,发现的其中一个投票标价为0.35元,300票打包起卖105元,买票数越多,单价就越便宜。

幼儿园:曾提醒过家长不要购买礼物

学员家长是通过我们来报名的这次比赛。他们认为的后台就是我们。而这时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传媒公司赚了个盆满钵满然后,销声匿迹。

那么,这些店铺和APP到底是怎样操作并且形成产业链的?

随后,记者联系到园方。园方一位老师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评选活动确实存在花钱买礼物现象,但园方已经提醒家长不要购买。

最后的最后,我们花了很多的精力来解释,赔了5位数以上的钱才勉强度过了这个难关。个中苦水就不跟大家诉说了。只是想提醒大家,小心这些免费的陷阱。

机器刷票主要是利用操控软件,可以一键刷阅读量、点赞、刷票等。此外,还有更先进的方式是利用云端控制软件,远程操控。采用云控的方式不仅快速便捷而且易于管理。

据园方老师介绍,前不久,有一家恒信达广告传媒公司找到园方,说是有一个微信投票活动,只需幼儿园提供照片,公司制作链接,家长负责投票,评选结束后还公开一二三等奖并发放礼物。

创业就像升级打怪,不断的前行,不断的跌倒又跌倒,愿每一位正在创业的战友都能像唐僧一样挺过九九八十一难,求得真经,修成正果!

目前,微信投票已经发展成一条很成熟的利益链。就人工刷票而言,总发包人接到订单后会通过微信群、QQ群等方式分发到个人,个人领取任务后按照完成的任务量拿工资,而且不同的任务价格也不同。

当得知评选活动既可以帮忙宣传幼儿园,也可以宣传幼儿园的孩子们,园方表示愿意参与。

图片 6

刷票后在投票评论区评论并在朋友圈转发的操作比较复杂,完成一单的工资就比较高,一般6元一单。刷票的时候很简单,每一步要做什么,会有专人在群里告知。由于收入比较可观,许多人都很愿意做。相对于人工刷票,机刷相对比较危险,因为很容易被技术检测出来。目前很多活动对IP地址和地域做了限制,就是为了防止刷票。

活动正式开始后,园方发现,投票链接里面有购买礼物这一项,园方立即在家长群里提醒家长不要购买礼物。

可见,现在这些刷单、刷票的行为已经深刻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尽管没有什么巨大的可见伤害,但是,网络欺骗已经涉及生活方方面面了。不得不说,现在网络的发展出现了崎岖现象。这些灰色产业链在不断地影响和改变我们的生活。这样的行为还是要尽快遏制并且进行有效地整顿和改变,否则,等到这些虚假和欺骗变成了生活中的理所应担的时候,我们的生活环境将是多浑浊的状态?

园方老师说,按照恒信达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的说法,参与这次评选活动是有礼品的,礼品由恒信达公司提供。一等奖是品牌平板电脑,前三名有荣誉证书。同时,还设有票数奖,满19999票的奖品是天文望远镜,满29999票则可以获得一个电动平衡车。

而家长们买礼物的钱,恒信达的说法是用于慈善,并且等活动结束后公司会提供幼儿园一个清单,说明哪些买礼物的钱用于哪些慈善。

至于这笔钱现在去了哪里,园方回答说,还不清楚。

主管部门:紧急叫停投票活动

记者随后将此事反映给了幼儿园所在地的县教育局。

经初步调查,县教育局认为,幼儿园最萌宝贝送礼物拉票的评选活动肯定是错误的,已经责令园方停止最萌宝贝的网络投票。

评选平台的合法性存疑。即使学生家长自愿给自己的孩子购买礼物增票,也是非法的。采访中,县教育局学前教育科科长表示,这个评选活动很有可能是一种网络骗局。因为根据法律规定,任何合法的评选活动是不可能存在用金钱提高选票。

经决定,县教育局立即叫停幼儿园最萌宝贝评选活动,并让幼儿园立即书面向学生家长道歉。对已经付款购买礼物的学生家长,由园方统计支付数目后,与恒信达广告传媒公司交涉退款。若恒信达广告传媒公司不退还这笔钱,由幼儿园全额退款家长,报警追究该网络投票公司法律责任。

截至记者发稿前,22日下午,该县已经下发通知,责令全县各级各类幼儿园,不得参与此类活动。同时对所有幼儿园进行普查,发现这种现象立即叫停。

县教育局会密切关注幼儿园对此事的处理情况。今后,还将严格把关此种教育类的各种评选活动。(记者顾继月 实习生周琴)